搜索
梦兮的头像

梦兮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7/10
分享

又见葡萄藤(十首)

祸水

彻骨的寒,也无法阻止她

亲近河水就是亲近最后的生命

越过桥墩,像一枚子弹

射落一种道德底线

一切都未改变,河面平静

像从来都不曾扔进

一粒石子,缓慢的淡出

视线越来越模糊

看不清时,一声婴儿的哭声

利刃一样扎在世俗

心跳的节奏上,远离人世

是一种解脱,留下来的人

该怎么面对,一枚石头丢失的过程

2019.4.4

极寒之地

一颗星星是一个雪球

冒着寒气

整个村子被裹在极寒里

一个孤独的老人

试图用胸中仅存的烈火融化寒冰

重新点燃火种

整个世界被照亮,需要

在另一扇门后找到

那把钥匙,打开阳光的镣铐

2019.4.4

又见葡萄藤

再一次面对葡萄藤,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像我无法形容父亲与葡萄藤

哪一个更加柔韧。

秋后盘起越过冬天,打开来就是一座春天

2019.4.5

山火

野草与良田握手言欢

有人大喊(粮食呢?)

我不知道——他不知道——没人知道

村子像一个大面积溃疡的胃。

这里烂一点,野草就会挪过来一大片

修复,或修补

糜烂就是癌症,无法治愈,一场大火烧不出村子的明天

2019.4.5

清明

二弟说骨头应该化了。

我想,头颅最不应该化,装着一脑袋的学问。

我往柏树上挂灵幡

仿佛摸着未化的腿骨,阳光洒下来

温暖而又坚硬

躺着的人他应该会微笑,看着我们,看着他留在人世的杰作。

二叔说他们敛棺时用麻绳绑紧了双腿

一个一生从未弯腰屈膝的人

站着是射向天空的箭簇,倒下去是寻山的烈火

草一样。

2019.4.5

母亲走后

开不开灯,都是他,一个人

方向合适的话,还能偶遇影子交谈几句

他的空间是被隔绝的精神领域。

他与夜握手言和好几年了

之前他们相互啃噬,撕咬,寸步不让

直到伤痕累累。

日子不愿去触碰,一根没有用的废柴

他只能自己点燃……

2019.4.6

入寝辞

临睡前,他总是要点燃一根烟

像是一种祭祀。

我们在一起,看上去他还是

孤零零地一个人

他会提前再抽出一支

等前一支快着到滤嘴,用旧烟头

对新烟。像一种交接仪式

像是在传承火种,把心里要说的话

裹在烟雾里

带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里有星星的庇佑。

此刻星星装在他眼里,我不敢看的太久

只能装作在月亮的

昏光中,驾着船儿,游荡于黑色的水面上。

2019.4.6

擦拭

良田走失,粮食也跟着。

曾经与种子亲密过,他的悲伤留守在

园子里,这仅存的良田

燕子还是一年来一次,像一种约定

或传递消息的信使。

他们是彼此倾诉的对象

他弯下腰,捡起掉在影子中的脸,擦了擦。

2019.4.6

为故乡诊脉

不是因为慵懒,才躺着不动的,在颓靡之上

村子像一截腐肉,恐惧与怀疑,

期望与渴盼通通走失,跟着外出的脚步。

死板,还不是最准确的形容词

妥协了。只有父亲不愿倔强的一世英名

一落千丈,越来越固执己见

他明白这是一种姿态,像写诗歌的一种手法

或一种技巧。或对自己的一种惩罚

他明白终究有一天,他会躺下去,在自己亲手

侍弄过的黄土地里也算是一种恩遇

一首诗如何装得下一个人装不满棺材的一生。

心与心之间的纽带断了

要感知村子的心跳,先要摸准一个人的脉搏。

2019.4.6

虚荣

白昼入港,黑夜靠岸

还有什么期待。我像一座雕像

坐在最后一缕昏光里

生活的海水拍打岁月的卵石

那些曾经的欲望、恐惧与理想通通

跌倒在干岸上

没有一丝活着的迹象

像掏空的尸骸,任世风吹着忧伤

这最古老的情节

但此时,最是一年春好处,最适合交媾传代。

2019.4.7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